爪爪爪鱼

临摹练习各种渣和胡话

病日记之一 装着写个“最幸福的时光”。——大哥叫我回家吃药

你是星你是光你是清风和明月你是世人的白月光,在这些老套的说辞和故事里,你总是我述说不完的最重要的一章,

无数的黎明次次唤醒夜晚的酣睡,不厌其烦,白天的巨人将夜幕举起在光耀璀璨的头顶上,他就是个秃子,

我不是有多么好又多么糟糕,从人们嘴里倒出来,只是他们说有个人亲密的在我近旁却让人无法想象,这种说法有多么糟糕,

散落的弹壳滴滴答答似老宅里大钟的回响,回不去的童年里充满红绿和金黄,数不尽的蝙蝠黑漆漆压在穹顶上,抛开是非黑白我管它们叫: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讲真,你可以装作并不是那种知晓,而我就是个傻瓜,我是你佛兰肯斯坦的造物而你永远是我照耀不到的白月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