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爪爪鱼

临摹练习各种渣和胡话

病日记:脑内大战三百回合个鬼

不知怎地脑中突然出现老爷说这句:我们还没有生离死别过,不能搞倾城之恋,所以我现在要正经的拒绝你。

然后我乐颠颠的找来这张:


S/B你们在那么多故事里岂止是 倾 城 之恋,你们的目标是星尘宇宙。才一个两个地球是远远不够摆弄的。


有一种有爱难道不是:如果我们不分离我们为何要相识,如果我们不相煎我们为何要相融吗?难道没有吗,不可调和却平衡和谐的那啥啥“两极”不是吗,光与影、裸体与风衣、橘子汽水与它的牛奶、海绵宝宝与派大星、乡村爱情与它被承包了的鱼塘、匍匐前进的战士与迎面的枪林弹雨、搞不懂是死还是睡于是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海燕的怒吼与淹死的精卫等等,等等,都是些什么鬼。

总之正是那些丝毫不讲道理的事证明了什么才是人们喜闻乐见的爱情与故事。


评论

热度(1)